概况

伊斯兰教历史

字号+作者:王建平 来源:《我们的宗教:伊斯兰》 2016-02-01 18:2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先知时代和四大正统哈里发伊斯兰教的历史是不可与伊斯兰社群的历史、制度和文明分割的,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制度和文明中,伊斯兰教跨越历史的现实得到显'...

先知时代和四大正统哈里发

伊斯兰教的历史是不可与伊斯兰社群的历史、制度和文明分割的,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制度和文明中,伊斯兰教跨越历史的现实得到显现,虽然这些现实不具纯粹的历史来源。另外,伊斯兰教历史提供了可以把宗教历史本身放置其中的临时架构,即使各种伊斯兰教思想模式和学派的兴衰始末并不总是与伊斯兰教历史上重大的改朝换代或政治变迁一致。

先知穆罕默德的迁徙时期标志着麦地那第一个伊斯兰社群的建立,此后直到他去世和最初四大哈里发执政时期(即公元622-661 年/伊历1-40 年)在伊斯兰历史上形成一个独特的时期。这个时期就像基督教的尔萨使徒时代,也是穆斯林在日后的历史发展中一再从中寻求指导的纪元。前已 述及先知穆罕默德的俗世生涯,其后继者为阿布·贝克尔哈里发(公元632-634 年/伊历11-13 年),在逊尼派穆斯林视为正统哈里发(khulafa’alrashidun) 的四大哈里发中,他是第一位,也被视为圣洁之人和虔信之人。他的政治统治充满了深刻的宗教思维,即使其中可能偶尔触犯政治判断 上的过失。仅执政两年的阿布·贝克尔非常直接地面临了受阿拉伯部族主义煽动的离心势力,这些势力危及先知打造的阿拉伯半岛的政治统一。阿 布·贝克尔的最大贡献就是镇压了这些叛乱,由此保存当时新近成立的、以麦地那为首都的政治实体的统一。第二位哈里发欧麦尔执政于公元634 年(伊历13 年)到644 年(伊历23 年)期间,他延续了阿布·贝克尔奠基的政策,坚持一个维护伊斯兰世界一体,再借以开始向外扩张的强力中 心。在欧麦尔统治期间,穆斯林攻占了耶路撒冷,他并且对当地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的礼拜场所展现出最大敬意;而伊斯兰教也传入了叙利亚、波 斯和北非。欧麦尔生活非常简单朴素,同时就像阿布·贝克尔一样是虔信的典范。从实际的角度来看,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认为,他的统治在 所有正统哈里发的统治中是最成功的,他的统治见证许多行政措施和制度的建立,这些制度日后也成了伊斯兰社群里持久的特点。

像所有正统哈里发一样,奥斯曼受到社群长老的一致同意遴选为欧麦尔的继任者,他从公元644 到656 年(伊历23-35 年)的统治期间因为征服了诸多省份使得财富源源流人麦地那和阿拉伯半岛的其他地方,征战也造成包括各部族暴动的紧张局势。同时,许多人也批评奥斯曼私心自用,尤其是任命自己家族中的穆阿维亚为叙利亚的总督。对奥斯曼的不满最后导致一起由阿布·贝克尔之子领导的反对起事,奥斯曼被杀,也对日后的伊斯兰教历史造成严重影响,穆阿维亚为了替叔叔奥斯曼报仇,起来反对奥斯曼的继位者阿里,从此引发了延续至今的伊斯兰政治分裂。

阿里于公元656 到661 年(伊历35-40 年)期间执政,面临了内讧甚至爆发了多战线的战争,一边是他的支持者(shi‘ah)和古来氏部族之 间的斗争;一边是对抗先知同伴塔勒赫(Talhah)、左拜尔(Zubayr)与先知之妻阿依莎的联合力量,在这场“骆驼之战”(译按,因阿依莎坐骑为 骆驼,战争围绕着此骆驼进行而得名)的两处战线上,阿里都赢得胜绩。阿里的支持者集中于伊拉克,他又将首都迁到库法( Kufa),从那里派出 军队迎战拒绝对阿里效忠的叙利亚穆阿维亚军队。公元657 年(伊历36 年),双方在绥芬(Siffin)进行关键性决战,阿里占了上风,但就在致胜关 键上,穆阿维亚让军队在矛枪上挑着《古兰经》上战场,要求以《古兰经》调停双方。阿里为避免裹读神圣的经典,接受了仲裁,但在调停中输给 了穆阿维亚方面显然精明许多的代表。阿里回到了库法,就在公元661 年(伊历40 年),一名属于反对仲裁并认为交战双方均违反早期伊斯兰教精 神的成员在库法杀了阿里,结束了正统哈里发的统治。可以说从绥芬战役起,逊尼派、什叶派和称做哈瓦利吉派(字义是出走之人)之间的歧异变 得明显,但随着日后发展,尤其是阿里之子侯赛因在卡尔巴拉的殉难则加深了此一分歧。同时,随着阿里将首都迁至库法,伊斯兰世界的政治和文 化中心也就此转移到阿拉伯半岛之外,然而宗教中心仍然保持在希贾兹。

古典哈里发政权(伍麦亚朝和阿巴斯朝)

伍麦亚朝(公元 661-750年/伊历40-132年)

随着阿里退出历史舞台,虽然阿里之子侯赛因也在麦地那当过几个月的哈里发,但之后穆阿维亚还是成了伊斯兰世界的统治者和哈里发。穆 阿维亚是一个能干和精明的统治者,他建立了一个以大马士革为中心的庞大政治实体,但付出了将正统哈里发政权转变为世袭苏丹制的代价。伍麦 亚朝诸哈里发得以统治从中亚到西班牙和法国的土地,建立起通讯、行政、立法和军事制度体系,其中多数保留了数世纪之久。他们也面临了想恢 复麦加贵族政治权力的野心、从中央政府夺回贝都因自由的企图以及什叶派的不满等挑战。阿布杜·马立克(‘Abdal-Malik,公元685-705 年/伊 历65-86 年)成功地确保了帝国的统一,但是,按虔信者的标准看来,此一时期的宗教原则却对世俗目的做了更大程度的让步。尽管如此,仍有一 位寻求对当时经济制度进行改革的哈里发欧麦尔·伊本·阿布杜·阿齐兹(‘Umaribn‘Abdal-ajiz)堪称虔信的模范,不仅为逊尼派虔诚者所敬重, 而且因为他友善对待什叶派,甚至也受到什叶派的爱戴。

这些伍麦亚巩固了政体的行政和军事基础;在币制和行政官员方面进行阿拉伯化;他们完成了早期的征服,允许从河中地带(Transoxiana)到比利牛斯山脉的地区建立伊斯兰文化。然而,他们开始失去了许多穆斯林的支持和他们的“合法性”,许多人认为他们是阿拉伯的统治者而非伊斯兰的统治者,反对的情绪大增,尤其是马瓦里(mawali),即大批阪依伊斯兰教以波斯为主的非阿拉伯人。这类抗议主要爆发在什叶派的旗帜号召下,多集中在伊拉克,特别是侯赛因·伊本·阿里在哈里发亚济德执政期间被杀害之后。反对派受制于各铁腕总督,但慢慢朝东发展直到呼罗珊,才在具领袖魅力的波斯将军阿布·穆斯林(AbuMuslim)领导下,展开一场以还哈里发于宗教本源及先知穆罕默德家室为目标的起事。起事成功了,先知叔父的后裔阿巴斯家族(Banu‘Abbas)打败了伍麦亚人,在波斯支持者帮助下占领了大马士革,终结了伍麦亚朝的统治。唯一例外的是穆斯林西班牙,有一名伍麦亚人设法从大马士革逃出前往西班牙,自立为统治者,在当地揭开一个穆斯林统治的黄金纪元。

阿巴斯朝(公元 750-1258年/伊历132-656年)

阿巴斯统治代表一个所谓的“古典伊斯兰文明”达到鼎盛的时期,在加强伊斯兰政权、维护其统一、各种体制的伊斯兰化,以及更加扩展使 用阿拉伯语以成为帝国通行语言等方面,早期的阿巴斯人继续着伍麦亚朝的工作。同时在他们的统治下,波斯语发展成伊斯兰世界中的第二大通行 语言。在重新确定了哈里发的神圣特性后,阿巴斯人开始扩大规模以模仿波斯人的统治和行政管理。公元762 年(伊历1 朽年)随着巴格达的建成, 哈里发曼苏尔(al-Man)侧把首都东迁到临近波斯的巴格达,它接近萨珊朝(Sassanid)的古都泰西封(Ctesiphon), 也很接近波斯世界的中心。于是, 波斯人在国家事务方面更显得积极活跃,而许多波斯人也得以担任哈里发的首相。

巴格达不久就成了伊斯兰世界最伟大的文化中心,甚至在公元9-10 世纪(伊历3-4 世纪)这段时间里,它也许也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文化中心。 阿巴斯朝知名的哈里发如哈伦·拉希德(Harunal-Rashid)和马蒙(al-Ma’mun)是艺术和科学的伟大赞助者,在此同时,伊斯兰哲学和科学也开 始繁荣。但是,早期的阿巴斯朝是始于伍麦亚朝的沙里亚法典去芜存蓄的时期,也是持续至今的传统教法学派的确立期。几乎可以确定的是,这时 期最重要的宗教成就是布哈里和其他人编纂制定的《圣训集》的最后定本;这项发韧于正统哈里发时期的工作历经伍麦亚朝时期,最后同样也是集 大成于阿巴斯朝。无独有偶的是,早期阿巴斯朝又与巴格达和呼罗珊兴起古典苏非之道的时间不谋而合。

然而,阿巴斯哈里发的权力渐渐开始式微了,几位受困于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间争战的哈里发寻求以突厥军阀来保护自己,于是伊斯兰世界 的中心继那些曾在哈里发政权中心扮演政治社会上重大角色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后,为第三个主要民族打开了大门。不久,这些哈里发就成了他 们手下突厥军阀的掌中物。受制于农业人口和城市居民之间、军职和文职行政官员之间、土地和税收问题之间、不同民族之间对立的紧张关系,中 央政府无法再紧系庞大的伊斯兰政权,各地统治者取得权力,甚至在公元945 年(伊历334 年),波斯的布维希家族(Buyids 腔制了整个巴格达。 大权在握之后,迫使哈里发成了合法化他们此一实权的统治工具。从此以后,地方割据政权掌握了实际政治权力,而哈里发则成了伊斯兰世界统一 和教法统治的象征,也是波斯和许多阿拉伯土地上各国王、苏丹的合法性来源。

地方割据政权的崛起到蒙古人的入侵

波斯、中亚和河中地区

早在公元9 世纪(伊历3 世纪)波斯东部省份的各地方总督就开始主张他们独立于巴格达的哈里发当局的地位了,不久就建立了最初几个独 立的波斯政权如沙法尔朝(Saffavids)和萨曼朝(Samanids)。统治呼罗珊和中亚的萨曼朝一直延续到公元10 世纪(伊历4 世纪),就文化的角度而 言,它尤为重要,因为萨曼人是波斯语的重要倡导者,而波斯语不久就成为波斯人宣称在文了桥口政治上相对于阿拉伯统治而独立的基本因素。波斯的北部和西部也开始可以看见一些半独立的政权,最后是布维希朝(Buyids)的出现;公元10 世纪(伊历4 世纪),布维希朝不仅征服了波斯还 征服了伊拉克,并由以强烈的波斯民族情绪为后盾的什叶派执政。

突厥人的前进改变了萨曼朝领土上特别是中亚地区的政治和民族生态,源于突厥的加兹尼人(Ghaznavids)打败了萨曼人,进而将势力从波斯 东部一直延伸到信德(Sindh)和旁遮普地区,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王国。他们的政权为众多突厥裔政权的出现奠定了基础,突厥不仅在中亚和波斯而 且在阿拉伯领土和安那托利亚半岛上开始主宰政治舞台。

塞尔柱朝

公元1035 到1285 年(伊历426-656 年),众突厥政权中最重要的塞抖葬娜码哟两百多年。塞尔柱人几乎翻浸了整个西亚,包括公元1055 年(伊 历447 年)陷于脱格日尔贝克(ToghrilBeg)之手的巴格达在内。塞尔柱人重新统一西亚,也再次保留了仅为逊尼派统治象征的阿巴斯哈里发政权, 他们是热忱的逊尼派支持者,反对盘踞各地方的什叶派统治力量,并且实际上大规模地镇压了他们。塞尔柱人也开启了突厥征服安那托利亚的开端, 结果产生了奥斯曼公国(Dsmahli)和后来的奥斯曼帝国。塞尔柱人还支持伊斯兰教教义学(kalam)以对抗各哲学家的攻击,并通过建立与他们最 著名的首相和卓尼扎姆·马尔克之名密切相关的传统经学院制度以寻求强化逊尼派正统。尽管塞尔柱人属突厥人,但却是波斯文化的伟大赞助者, 在他们统治期间,波斯散文文学臻至完美高峰,也出现了几位波斯诗歌史上最重要的大师。

埃及和叙利亚

在伊斯兰教时期,埃及和叙利亚及其间地区像巴勒斯坦的命运是经常交织一起的。早在公元9 世纪(伊历3 世纪),埃及的阿巴斯朝总督伊本·图 伦(IbnTulun)已经开始确立了其独立并将势力扩展到叙利亚。伊本·图伦在开罗建造了至今仍可见其名的雄伟清真寺。公元10 世纪(伊历4 世纪), 伊斯玛仪派的法蒂玛朝从伊非基亚(今突尼斯)开始了几乎横扫北非的征服行动,又在公元969 年(伊历358 年)征服了埃及,以伊斯玛仪派的伊 玛目名义宣布建立哈里发政权。他们以开罗为首都,也是开罗城的建立者,他们进一步将统治推进至耶路撒冷、麦加、麦地那和大马士革,交在大 马士革击败了哈马丹尼(Hamdanids)朝,甚至对巴刊达造成威胁。法蒂玛哈里发朝成了阿巴斯朝的竞争对手更展开了一段艺术和科学繁荣昌盛的 时期,尤其在开到法蒂玛朝最后先是遭遇塞尔柱朝,后来又受挫于十字军,最后终为萨拉丁(Saladin)击败,萨拉丁也打败十字军,并于倾元1187 年(伊历583 年)将他们逐出耶路撒冷。

萨拉丁或穆斯林所称的萨拉哈丁·阿尤布(Dinal-Ayyubi)是来自于阿勒颇(Aleppo)的库德人将军,他建立了阿尤布朝(Ayyubid),以逊尼派 旗帜统一了埃及、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历经与十字军的长期斗争后振兴了这个地区的经济生活,并为原为其奴隶的马木路克军团(Mamluks,编按: 奴兵)从取得优势到建立强大政权奠下基础;最后阻止了蒙古人的屠杀,并于公元1260 年(伊历658 年)在巴勒斯坦南部打败蒙古人的正是马木 路克军团。

北非和西班牙

阿巴斯朝没能控制伊斯兰世界的西部省份,因而当地持续了一段政治分裂的历史。在摩洛哥,先知穆罕默德的,外孙哈桑的一名后裔在柏柏人中以非斯(Fez)为首都,建立起自己的统治,从此,非斯一直都是北非的伊斯兰教中心。在阿尔及利亚,阿布杜·拉赫曼·伊本·鲁斯坦(‘Abdal-RahmanibnRustam)建立了名为鲁斯坦朝的另一个柏柏人王国,它以继承哈瓦利吉派衣钵的伊巴迪亚学派(‘Ibidiyyah)的理论为基础。至于突尼斯则为阿格拉比德人(Aghlabids)所统治,他们原则上接受哈里发政权的权威但实际上保持着独立。

在西班牙(穆斯林所称的安达路斯(al-Andalus〕),伍麦亚朝的亲王阿布杜·拉赫曼一世(‘Abdal-RahmanI)于公元756 年(伊历138 年)建立 了西班牙的伍麦亚朝,以科尔多瓦(Cordova)为首都,科尔多瓦不久就成了欧洲最大和最都市化的城市。从此,伍麦亚朝开始了长达两个半世纪 的统治,西班牙在此期间,几乎每个领域里都可见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文化成就,同时在此更创造了一种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教徒史上少见的和睦 共处的社会氛围。穆斯林的西班牙不仅见证了伊斯兰文化的兴盛,更可见犹太教文化主要的成就之一,而犹太文化当时与伊斯兰文化十分密切的关 系可以由犹太思想家的著作加以验证,其中最知名的是迈蒙尼德(Maimonides)的阿拉伯文著作。西班牙还成了向基督教西方传播伊斯兰科学、哲 学和艺术等知识最重要的中心,托莱多市(Toledo)在此传播过程中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而此传播过程更是对于日后的欧洲历史影响深远。

公元11 世纪(伊历5 世纪),伍麦亚朝的权力式微,西班牙分裂为由各地方亲王(在阿拉伯语称为mulukal-tawa'if)控制的一些小公国,因而 成了北非的柏柏人,尤其是清教徒式的阿尔穆拉维德人(Almoravids)和阿尔莫哈德人(Almohads)袭击的好目标。阿尔穆拉维德人和阿尔莫哈德 人于公元11 至12 世纪(伊历5-6 世纪)期间征服了大半个西班牙,但这些胜利只是昙花一现,随着穆斯林力量的相对削弱,基督教徒再度踏上征 途,公元1212 年(伊历608 年),在纳瓦斯·托勒萨(LasNavasdeTolosa)一场致命战役重创穆斯林,仅仅在纳速里公国(Nasrids)统治的南部山 区里有穆斯林幸存下来,公元13 世纪(伊历7 世纪),穆斯林在格拉纳达( Granada)建造了伊斯兰历史上最伟大的杰作—阿尔汗布拉宫。公元1492 年(伊历897 年),基督教徒统治者伊莎贝拉皇后和裴迪南国王(IsabelleandFerdinand)攻占了格拉纳达,终结了穆斯林对伊比利亚半岛的正式统治。 之后,仍然身处西班牙的穆斯林被称为“摩尔人”(Moriscos)而遭受迫害,直到公元17 世纪(伊历11 世纪)时他们表面上从舞台上消失,尽管如 此,伊斯兰的影响及文化仍存留在今天的西班牙。

至于北非,自法蒂玛朝统治之始,效忠法蒂玛朝哈里发的人和仍忠诚于阿巴斯朝的人之间的部族战争一直不断。给元11 世纪(伊历5 世纪), 将伊斯兰教从毛里塔尼亚传人塞内加尔河口的桑哈吉柏柏人(SanhajaBerbers)团结建立了穆拉比敦朝(al-Murabitun,即阿尔穆拉维德朝),首都设 医马拉喀什(Marrakesh),然后统一了北非和西班牙多处地系。知名的波斯神学家兼苏非安萨里(Ghazzali)的一名弟子所建立的穆瓦希敦朝(al- Muwahhidun,又称阿尔莫哈朝取代了阿尔穆拉维德朝,这场清教徒式的运动向东推左至的黎波里坦尼亚(Tripolitania),一直持续到公元13 世已伊 历7 世纪)。

随着阿尔莫哈德朝的衰微,地方的小王朝再次出现:摩洛哥的马里尼德朝(Marinids)和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的哈非斯德朝(Hafsids)。到了 公元16 世纪(伊历10 世纪),北非除了摩洛哥以外都沦陷于波斯手中。而摩洛哥因16 世纪(伊历10 世纪)以来为沙里夫(sharifs)即先知后裔所 统治。沙里夫成立了阿拉维朝(‘Alawid),公元19 世纪(伊历13 世纪),所有的马格里布( Mauhrib)即阿拉伯世界的西部地区落人了法国人之手, 一直到20 世纪的五六十年代获得了独立。

------------------------------------

《我们的宗教:伊斯兰》

原文:萨义德·侯赛因·纳斯尔

译者:王建平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