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圣

念了“清真言”就能免遭火狱的刑罚并进入乐园吗?

字号+作者: 来源: 2015-09-11 22:29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据伊特邦·本·马力克(愿安拉喜悦他)传述,有一天早晨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来到...'...

据伊特邦·本·马力克(愿安拉喜悦他)传述,有一天早晨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来到我家中说:“只要一个仆人为取悦安拉而念‘除安拉外,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来到复生日,安拉决不让他进入火狱。”[1]


一些人从字面上理解这段圣训,认为只要念诵了清真言,即便肆意妄为、做尽非法之事、抛弃主命,也能够免遭火狱的刑罚,进入乐园。

无疑,这种理解与其它很多明确的经训相矛盾,它们确切的阐明:犯罪的穆斯林因其罪恶遭受惩罚,即便是念诵过清真言和作证言。

因此,我们应当全面综合地理解这些经训,不能随意地放弃其中的一部分。正确的经训互相佐证,而不是互相矛盾,我们绝不能受恶魔的诱惑,追随私欲,遵从一部分经训,却放弃另外一部分。

安拉说:“难道你们确信经典里的一部分律例,而不信别一部分吗?你们中作此事者,其报酬不外在今世生活中受辱,在复活日,被判受最严厉的刑罚。安拉绝不忽视你们的行为。”[2]

今天,整个伊斯兰世界备受屈辱,就是因为穆斯林在思想和行为上都只遵循一部分伊斯兰,却放弃另一部分;他们并没有遵循经训,他们只是在追随私欲。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这段圣训呢?学者们有以下几种观点:

1.这段圣训包含一些假定存在的词语[3],我们还原它,就能够完善意思,与其他经训一致。类似的例子在《古兰经》、圣训和阿拉伯语中很多,如:

安拉说:“你问村镇”[4],显而易见,村镇是不能问答的,所以应还原为:你问村镇的居民。

安拉说:“禁止你们自死物、血液、猪肉……”[5],即禁止你们吃它们。

安拉说:“禁止你们的母亲和你们的女儿……”[6],即禁止你们娶她们。

同样,这段圣训可以还原为:安拉决不让他永久进入火狱。作证“除安拉外,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的信士不会永久遭受火狱的惩罚,但会根据其罪恶在火狱中遭受应有的惩罚。

2.圣训中免遭火狱刑罚的信士指的是真诚忏悔并被安拉接受的信士。

那么安拉接受的真诚的忏悔应该满足哪些条件?

(1)放弃罪恶: 

 说谎者放弃说谎;听音乐者放弃听音乐;不礼拜者要坚守拜功;曾经看到罪恶,视若罔闻者,当劝人行善、止人作恶等……

无疑,如果一个人口口声声说要忏悔,却坚持作恶,他只是在撒谎、妄称,甚至他是在嘲笑安拉。衡量事物的标准是工作和行为,而不是言语和妄称。

据传,一个猎人朝一群麻雀开枪,抓住一些受伤的麻雀,然后开始生火料理它们。当时天气异常寒冷,猎人被浓烟熏得泪流不止,于是一只受伤的麻雀对它的同伴说:“看那个猎人!他多么的仁慈,他在哭泣!”它的同伴答道:“不要看他的眼泪,看他手上干的事情!”

多少人只是名义上的穆斯林;多少人只是妄称,却不曾拥有品德;多少人只是沽名钓誉,绝不是忏悔!

(2)后悔所作的罪恶:

这是衡量忏悔真伪的另一个标准,是真诚忏悔的必备条件。

每一个后悔的人都希望时光能够倒流,能够回到过去,改变自己的行为,坚定地服从安拉的命令。

一个人用棍棒教育顽皮的孩子,不料失手致残。当他看到他残疾的孩子时,他会有什么感受啊?他必定感到心碎,后悔不已,希望自己没有做过这一切。

这就是后悔,如果忏悔者后悔不已、悔不当初,他们的忏悔就是真诚的、诚恳的。

至于那些人,每当谈起他们以前所作的罪恶,就非常期盼;到处宣扬,希望别人夸耀他们的过去,他们绝不是忏悔者,他们只是在撒谎、欺骗他人。他们放弃罪恶,并不是因为害怕安拉,而是沽名钓誉或者害怕他人;因为他们所处的地位和年龄不允许他们继续作恶,社会绝不会接受他们再次作恶。他们表面上放弃罪恶,但内心希望能够继续作恶,他们从未悔过。

真诚忏悔的标志是:每当记起所作的罪恶时,就因为害怕安拉而流泪。的确,这些泪水能够消除过错,清洁被污垢覆盖的心灵。

(3)决心永不再犯:

这是真诚忏悔的必备条件。如果一个人以前不礼拜,斋月来临时开始礼拜。斋月即将结束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问题:“斋月之后,是否继续礼拜?”他最终决定,不再礼拜,直到下一个斋月;或者对自己说:“斋月结束再说,根据情况再看”等。那么他不是忏悔者,不错,他因为斋月的拜功得享报酬,但他疏忽拜功的罪过不被饶恕。

忏悔的关键在于决心洗心革面、绝不再犯,而不只是猜想和举意。

如果一个人决心永不再犯,但是恶魔诱惑他,使他再次失足,他就应当重新忏悔。。。

安拉说:“安拉的确喜爱悔罪的人,的确喜爱洁净的人。”[7]

“悔罪的人”就是那些每当犯错,就立刻重新忏悔,但是每次忏悔时都决心绝不再犯。至于那些犯罪,然后用口舌忏悔的人,每当遇到非法事物,就毫不犹豫地去做,然后忏悔,他们绝不是忏悔者,忏悔者只是真正发自内心、决定永不再犯的人。

(4)归还“失物”:

这也是真诚忏悔的必备条件。既然忏悔者总在说:“如果时光倒流,自己绝不如此”,他们就应当归还“失物”。

如果“失物”是能够归还的人类的权利,应当归还。比如无端拿人钱财者,当归还财物;如果一时找不到钱财的主人,但是将来有可能遇到,就应当为他保管,直到再次相遇;如果不可能再次相遇,就应当将其施舍,以便脱离非法之物。

如果“失物”是不能归还的人类的权利,应当寻求主人的原谅和谅解。比如一个人曾经辱骂他人或者伤害他人,如果他能获得被辱骂者或被伤害者发自内心、自愿的原谅,他就与这件罪恶摆脱干系了;如果一个人曾经背谈他人,那么有条件的话,他应当在大众面前澄清事实—— “之前我说的话是不正确的,那个人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并去赞扬他人的美德,或去寻求原谅和谅解等……

如果“失物”是安拉的权利,学者们侧重的观点是:归还“失物”是忏悔的必备条件。所以一个人忏悔他所失去的拜功、斋戒、天课等安拉的权利,他就应当还补。

这种观点的证据是:据伊本·安巴斯(愿安拉喜悦他俩)的传述,一个人来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跟前说:“安拉的使者啊。我的母亲去世了,她缺了一个月的斋戒,我是否可以替她还补?”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可以。”并说:“安拉的债务最应该还补。”[8]

我们看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不仅肯定了询问者的想法,还告诉我们一个关于斋戒和其它一切安拉权利的原则:安拉的债务最应该还补。它包括安拉所有的权利,无一例外,比人类的权利更应该优先还补。

有人说:“拜功不需要还补”,他们做出这种判断的逻辑是:放弃拜功者就是不信道者,不信道者皈依伊斯兰的时候,不需要还补以前撇下的拜功。并非所有的证据都支持这个观点,只有极少部分经训在表面上和它一致。综合所有的观点之后,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放弃并否认拜功者,是不信道者;至于放弃拜功,但没有否认或者嘲弄拜功者,是犯罪的穆斯林,并非不信道者。

最强有力的证据莫过于:据艾布·赛尔德·胡德里(愿安拉喜悦他)的传述,在一段很长的圣训中,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然后从火狱中出去,这伙民众没有做过任何善功……”[9]它明确指出:这伙人没有礼过拜,没有封过斋,没有做过任何善功,但是他们在遭受火狱的惩罚之后,进入乐园。如果他们是不信道者,安拉绝不会使他们进入乐园。这是大部分学者认定的观点。

如果“失物”是无法弥补的罪恶,比如饮酒,忏悔应当满足之前提到的其它条件,并且在主命之外多做副功。安拉说:“善行必能消除恶行。”[10]

如果这些条件都具备了,忏悔就能被接受。安拉说:“安拉只赦宥无知而作恶,不久就悔罪的人;这等人,安拉将赦宥他们。安拉是全知的,是至睿的。终身作恶,临死才说:‘现在我确已悔罪’的人,不蒙赦宥;临死还不信道的人,也不蒙赦宥。这等人,我已为他们预备了痛苦的刑罚。”[11]

但是,忏悔不被接受,除非在特定的时间之内,即在两件事情之前:

A.在“غرغرة”(咽气)之前:

安拉至知!“غرغرة”是指人到达一个时期,坚信死亡马上就会来到,仿佛他已经看到了取命天使和掌管刑罚的天使等。这时,忏悔不被接受,就像是法老斐乐奥奈,他看到自己无路可逃,马上就要被淹没,方才归信。

阿卜杜拉·本·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俩)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只要一个仆人在咽气之前向安拉忏悔,安拉就接受他的忏悔。”[12]

B.在复生日即将成立、太阳从西方升起之前:

安拉说:“他们只有等待众天神的降临,只有等待你的主(的刑罚)来临,或你的主的一部分迹象的降临。你的主的一部分迹象降临之日,凡以前未曾信道,或虽信道而未行善的人,在那日,即使信道,也无益了。你说:“你们等待吧!我们确是等待的。”[13]

据艾布·胡莱勒(愿安拉喜悦他)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在太阳从西方升起以前忏悔了的话,安拉接受了他的忏悔。”[14]

值此之际,我们向大家介绍一下恶魔使人类远离忏悔时常用的伎俩。

当恶魔看到人们想要忏悔时,绝不会束手待擒,因为忏悔会使恶魔先前所有的辛苦付之一炬。恶魔不愿空忙一场,因此当人们想要忏悔时,他就加倍的教唆和诱惑,直至死亡来临。

恶魔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使人远离忏悔,其中最常用的有:

(1)乔装打扮:

恶魔不直接命令人们犯罪或者远离善事,但是他以人的私欲为途径进行教唆。我们知道,私欲确是喜欢各种欲望的,于是恶魔就钻这个空子,教唆人们满足私欲喜欢的欲望。比如:一个人在寒冷漆黑的早晨听到晨礼的宣礼词,恶魔就对他说:“睡吧!床多暖和啊,你又这么劳累”;当斋月于某个炎热的夏季来临时,恶魔就以私欲所喜欢的冰爽饮料和可口食物来诱惑他。恶魔还会更换一些非法事物的名字,使人们不那么讨厌它,比如把违抗安拉的命令叫做解放、自由,把利息叫做盈利,把酒叫做灵魂的饮料,把歌舞称作艺术,等……

(2)混淆是非:

恶魔试图通过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语欺骗人们的理智,使他们相信:他们所认为的非法事物实际上是合法的,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

如果一个人想要有息贷款,以便建造房屋,恶魔就对他说:“这不是非法的,因为你不是利用它盈利,你只是想要为你自己和家人遮风避雨,怎么会是非法的呢?”

如果一个人想要听歌曲和音乐,恶魔就对他说:“为什么要禁锢你自己呢?一些学者认为它是许可的,它能够放松你的心情、舒缓你的神经,又不会伤害他人,怎么会是非法的呢?”

如果一个学生在斋月想要斋戒,恶魔就对他说:“不封斋对你来说是许可的,你是学生,你要为考试做准备,因此允许你不封斋,甚至你必须开斋。”

如果一个人想要远离男女混杂,恶魔就对他说:“如果你那样做,人们会远离伊斯兰。和女人握手,与她们坐在一起,向她们证明伊斯兰是开放的宗教,是具备社会性的,等……”

要知道衡量合法和非法的标准只是《古兰经》和圣训,而不是一些人妄称的益处!

(3)拖延:

恶魔利用人们的妄想长久使他们远离忏悔和善功。如果先前提到的方法行不通,恶魔看到此人决心要忏悔,就对他说:“你可以忏悔,没有问题,但为什么要着急呢?你正值风华正茂时,等你完成学业再说”;完成学业之后,又对他说:“等找到工作吧”;找到工作后,又说:“等结婚之后吧,婚姻是教门的一半,它有助于忏悔”;结婚后,又说:“等你的事业和你的孩子都安定吧”;然后又说:“等朝觐吧,朝觐之后的忏悔更好,那时你就像刚从母腹出生的婴儿……”如此这般,百般拖延,直到死亡在他忏悔之前来临,恶魔长出一口气,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

如果恶魔使用这种方法,人们一定要记住:“死亡可能突然降临!多少人晚上还在家中和家人欢聚,早上不再醒来;多少人早上健健康康,却等不到晚上!又有几个城市是绝对安全的,不遭受各种威胁呢?如果地震突然来袭,大地崩陷,几秒种之内成千上万的人会死去。谁能保证你能活到你所推延的那一刻?!”

(4)淡化罪恶:

这是恶魔常用的另一种手段,他对你说:“你为什么要忏悔呀?你做了什么,需要忏悔?跟别人比起来,你好着呢!你又不是罪大恶极,忏悔是他们的事情。别想它了,即使你的罪恶翻上数倍,跟别人比起来也还少着呢。再说安拉是至慈至赦的,不会追究这点小事的。”

(5)使人觉得忏悔之后会遇到种种困难:

忏悔要求人们保持中正,而中正使私欲感到困难,并招来偏离正道者的敌视,于是恶魔对人们说:“你为什么要忏悔呢?让你自己处于困境之中,你的朋友会离你而去;人们不仅不相信你忏悔了,还会嘲笑你,他们会说:“看那个恶棍、罪恶之徒!他现在居然去清真寺礼拜!”

(6)断绝希望:

对于罪恶较重的人,这个办法或许能够得逞。当他们想要忏悔时,恐惧会压倒他们心中的希望。恶魔就利用这条途径来诱惑他们,对他们说:“你罪恶深重,安拉不会接受像你这样的人的忏悔!安拉怎么会接受你的忏悔呢?你之前做了这个,做了那个……”他细数这些人做过的所有罪恶。就这样,恶魔为他们勾勒出一副安拉不接受他们忏悔的画面,从而使他们远离忏悔。

这些人当知道:安拉说:“(你说:)‘我的过分自害的众仆呀!你们对安拉的恩惠不要绝望,安拉必定赦宥一切罪过,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15]

此外,绝望又是一种新的罪恶。安拉说:“他说:‘除迷误者外,谁会绝望于真主的恩惠呢?’”[16]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安拉说:‘阿丹的子孙啊,你们不向我祈祷,不指望我则已;但有,我饶恕你们,赦免你们。阿丹的子孙啊,假使你们的罪恶耸入云际,你们懊悔,求我饶恕时,我必饶恕你们。阿丹的子孙啊,假使你们的过错充满了大地,但是你们没有举伴我,我必饶恕你们。’”[17]

满足上述条件的真诚忏悔者将获得这种巨大的恩惠和荣耀,关于它的经训很多,我们就不再一一赘述。

至于那些肆意作恶,计划晚年忏悔者,他们臆想通过这种诡计集齐今世的浮华和安拉的饶恕,但安拉确是监察者!安拉说:“他们用计谋,安拉也用计谋,安拉是最善于用计谋的。”[18]

人能够欺骗他人,但绝不能够欺骗安拉——“他们想欺瞒安拉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他们的心里有病,故安拉增加他们的心病;他们将为说谎而遭受重大的刑罚。”[19]

这些人想要和安拉耍弄诡计,安拉必将严厉地惩罚他们,使他们的诡计失效,使他们突然死亡,不给他们机会忏悔;或者当他们即将死亡时,安拉弃绝他们,不再使他们坚定,最终恶魔教唆他们,使他们成为不信道者,沦为火狱的居民。

关于这点,一些学者谈到:人临终时,恶魔可能幻化为各种形态。比如扮成他父亲的样子,痛哭流涕并假装真诚地对他说:“儿子啊!我只是为你好,你不要以穆斯林的身份死去,而要成为基督教徒。”如果此人平时是个中正坚定的信士,安拉就坚定他的信仰;如果他平时在信仰上圆滑世故,随波逐流,安拉就放弃他,或许他会叛教,成为不信道者,沦为火狱永久的居民。安拉说:“在今世和后世,安拉以坚固的言辞使信道者坚信,安拉使不义者误入迷途,安拉是为所欲为的。”[20]

现在我们回到这段圣训——“只要一个仆人为取悦安拉而念‘除安拉外,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来到复生日,安拉决不让他进入火狱。”,继续学习学者们关于如何理解它的观点。

3.这段圣训是在安拉规定主命、合法与非法之前,当时穆斯林只被要求作证:“除安拉外,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至于功修方面,没有任何要求。

一些人可能认为这种观点很正确,但实际上,它非常羸弱。这段圣训的传述人是辅士,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麦地那城中这位辅士的家中说了这段话。毫无疑问,当时安拉已经为穆斯林规定了一系列的主命和戒令。

因此,这种观点不足以取信。

4.从火狱上得救、免遭火狱的刑罚并不是针对那些只耍嘴皮的人,而是针对言行一致的穆民。也许有人问:“圣训里哪里提到这点啊?”答案是:“我们在理解圣训时应该综合思考所有的内容,这段圣训自身也指明了这点——‘为取悦安拉’,即他虔诚的诵念清真言,虔诚的人不可能言行不一致。至于那些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人,绝不是虔诚的信士,而是伪信士。”

至于“除安拉外,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的意思,学者们认为它包含了:认主独一 、拜主独一和认识安拉在尊名、属性方面的独一性。下面我们详细分析这三点:

(1)认主独一 :

即坚信安拉是万物唯一的创造者,是整个宇宙唯一的掌管者,没有任何匹敌。它包含两点:创造和掌管。

今天穆斯林不会怀疑安拉是唯一的创造者,但单单这一点远远不够,还应当坚信安拉是宇宙唯一的掌管者。安拉说:“真的,创造和命令只归他主持。”[21]安拉没有随意地创造万物,然后丢弃,任其自生自灭,他确是创造者和掌管者。创造只属于他,宇宙的法度也只由他制定,没有任何匹敌。

安拉说:“……一切判决只归安拉。他命令你们只崇拜他。这才是正教……”[22]

又说:“难道他们有许多配主,曾为他们制定安拉所未许可的宗教吗?”[23]

谁相信某人、某个立法机构、某个社会、甚至整个人类拥有制定宇宙法度的权利,谁已经举伴安拉了,已经出教了。

同样,谁相信某人、某个社会不经安拉的意欲,就能带来祸福、能使人生死、能供给与断绝、能治愈疾病等,谁已经举伴安拉了,已经否认安拉了,即便他终日念诵清真言和作证言,即便他坚守五功,妄称自己是穆斯林。

安拉说:“你说:‘安拉啊!国权的主啊!你要把国权赏赐谁,就赏赐谁;你要把国权从谁手中夺去,就从谁手中夺去;你要使谁尊贵,就使谁尊贵;你要使谁卑贱,就使谁卑贱;福利只由你掌握;你对于万事,确是全能的。你使夜入昼,使昼入夜;你从无生物中取出生物,从生物中取出无生物;你无量地供给你所意欲的人。’”[24]

又说:“安拉确是供给万物的,确是有权力的,确是坚定的。”[25]

安拉是唯一的供给者,是唯一的掌管祸福者,是宇宙唯一的掌管者,万物不能配他。

据伊本·安巴斯(愿安拉喜悦他俩)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要知道,假如整个人类聚集起来为你做点好事,除了安拉为你前定的以外,他们对你毫无裨益;如果他们合谋来加害你,除了安拉为你前定的以外,他们决不能伤害你丝毫。仙笔已升起,问卷已墨干。”[26]

(2)拜主独一:

即坚信安拉是唯一应受绝对崇拜的主宰。

这是认主独一的必然结果。既然安拉是唯一的创造者、掌管生死者、供给者……,他就是唯一应受绝对崇拜的主宰,绝没有匹敌。人们为什么要顺从被造物,而违抗安拉的命令呢?有什么合理的缘由吗?被造物自身难保,也不会为他人带来祸福,人们为什么要顺从它,崇拜它?

对安拉的顺从不应局限在功修当中,而应体现在今后两世所有的事务之中:功修、人际交往、道德品质等。安拉说:“难道你没有看见吗?自称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