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圣

天启的疗法如何影响疾病

字号+作者: 来源: 2015-09-20 16:0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真主创造了人类及其身体的各个器官,并把各器官调试到完美状态。因此,当某器官变得...'...

真主创造了人类及其身体的各个器官,并把各器官调试到完美状态。因此,当某器官变得不完美时,就会感到疼痛。真主也为器官之首一一心灵设计了完美状态。当心变得不完美时,就会由于各种疾病而一蹶不振,如悲伤、痛苦等。   

同样,当眼睛失去了视力、耳朵失去了听力、舌头失去了言语时,这些器官也会变得不完美。

心灵的被创造是为了去了解它的创造者,去热爱他、崇拜他、得到他的喜悦而感到心满意足。而且心灵的被造也是为了去依靠真主、爱其所爱、厌其所恶、对其忠诚、与真主的敌人为敌,并时常记念真主;是为了爱真主胜过爱其他人或物,托靠真主而不寄希望于他人或物。只有拥有了这些特征,心灵才会如汲取了食物、健康及活力一样变得喜悦、幸福和欢快起来;当心灵失去了营养、健康、生命时,悲伤和痛苦就会接踵而来,并且占据心灵。

最恶劣的心病是举伴真主,犯罪、遗忘并无视真主的喜悦,万事不托靠真主。心疾同时也包括仰靠真主之外的,并拒绝真主的抉择,怀疑并无视真主的警告和承诺。

当思索心病时,人们会发现我们提到的上述原因都来源于病人自身。因此,对这些心病,唯一有效的就是先知医学中的一些处方。前面我们已经说过,治疗疾病需要找准位置,同时根据先知的疗法来对症下药。

认主独一是仆人通向美好、幸福、喜悦和欢快的大门。同样,向真主忏悔能够治愈所有有害的、犯罪的心病。进一步讲,认主独一能帮助心灵远离一些丑陋之物,因为认主独一能阻断邪恶之门,而幸福以及各种美好事物之门也将通过认主独一而开启,所以人们通过向真主忏悔和求恕,关闭邪恶之门。

古代的医生曾说:“要想身体健康,应该减少饮食;要想心灵健康,应该远离罪恶。”同样,萨比特也曾说:“少食有益于身体,少言语能够慰藉口舌,少做恶可以抚慰灵魂。”   

罪恶就如戕害心灵的毒药——即使不能摧毁心灵,也会削弱其力量。因此,当心之力量变弱时,人和疾病做斗争时就会变得更为被动。

心灵最为严重的问题是私欲,因此淡化这些私欲就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同时应值得一提的是,无知和不义最初是被创造在私心里的,因为私心本来就是不义的,并且,有私心者会认为治愈心病就是要跟随欲望,那怕这条道路最终会导致毁灭和死亡。因为自身的不义,它不会接受良医的诊断,因此自身会选择疾病,并拒绝、避免服药,这样其他许多疾病便会趁虚而人。此时,医生就无法治疗,药物就变得无效。最危险的灾难要数一个人沉浸在罪恶情绪之中,反而不停地抱怨命运及其主宰,这种感觉最初只是隐藏在内心,随后就明显外露。①

当病人达到如此状态时,便没有了治愈的希望,除非凭借真主降下的慈悯。真主赏赐他,使他获得新生,这就是为何伊本,阿拔斯(愿主喜悦他)传述的圣训中,讲述苦难之时的祷辞中包含了认主独一、唯拜真主、赞颂真主,真主确实是最赦宥的,真主是大能、至慈、至善和至恕的,同时还是至高、至赦的。这则圣训中也描述了真主超越众世界,并位于巨大无比的宝座之上,强调真主是完美的主宰,要求仆人只崇拜真主,热爱、畏惧、希望、赞颂、顺从只归真主。还强调真主完美超绝,仆人应该承认所有完美全归真主,并否认真主有任何缺点或不足,不能用其被造物与之等同。此外,真主至赦的属性证明他对于他的被造物确实是至慈的、至善的。

当心灵认识到这些后,它会主动去热爱并赞颂真主,这样其心灵会获得欣喜与欢乐,从而帮助其战胜苦难带来的各种情绪,如悲伤和痛苦。事实上,只要病人一旦听到使心灵欢快的讯息,身体对疾病的抵抗也会随之增强。除此之外,当人将苦难中的消极情绪与祈祷辞中重要意义作比较时,他将发现这些话语能极好地帮助心灵消除压抑,并能为其带来欣喜、幸福及欢乐。只有那些曾有过这些感觉以及内心充满真理之光芒的人,才能深刻懂得此中含义。

先知曾说:“永生的、自给自足的主啊!我希求你的慈悯。”这对消除悲痛有着特殊的作用。

真主的存在是一种属性,其中包含了各种完美的特征,而自给自足这一属性就说明了真主的完美。这就是为什么永生的( Al-Hayy)、自给自足的(Al-Qayyum)包含在真主的美名中,如果仆人以此名向他呼唤,他便响应;如果仆人以此名向他乞求,他便给予。

另外,与疾病和缺点相对的是完美的生命,因为天堂的居民不会生老病死,也不会感到悲伤和痛苦。当生命将要终结时,意味着行动存在诸多不便,人的生命无法继续延续。只有永生不灭才能做到维护众生,而永生不灭的真主没有任何缺点与不足,自给自足意味着真主只要意欲就能做任何事情,这就是为何其美名,永生的、自给自足的对于消除生命及能力的对立面有着深刻的影响。(审读)

与此同时,先知(愿主福安之)曾乞求真主通过吉卜利勒、米卡伊勒和伊斯拉菲勒(愿主赐他们平安)来引领他,从争议中获得真理,因为人的心灵需要倚仗正确的引领与指导。这三位天使主要负责生命的各种必需条件,如吉卜利勒(愿主赐他平安)主要负责传达真主的启示,这是心之所需;米卡伊勒(愿主赐他平安)主要负责世间的各种物质,这是身体之所需;伊斯拉菲勒(愿主赐他平安)负责在审判日吹响号角,这意味着灵魂复活并重新回到各自的身体中去。通过这三位负责生命中各种职责的天使向真主祈求具有特殊效果。

因此,通过向自给自足的真主祈求,对于真主应验祈祷并结束苦难有着特殊作用。阿布,哈亭圣训集中传述,先知(愿主福安之)曾说:“真主最为伟大的尊名在于以下两节经文:‘你们的主宰是独一的应受拜者。应受拜者,惟有他。他是至仁的,至慈的。’”(《古兰经》2:163)

 “艾立甫,俩目,米目。真主,除他外再没有应受拜的,他是永生的,维护万物的。”(《古兰经》3:1-2)

《提尔密济圣训集》也承认这是一则真实的圣训。

在伊本,海巴圣训集中传述,艾奈斯曾说:“有人曾祈祷道:‘主啊!我祈求你,赞美你,除你之外没有可受崇拜的,怜悯的、施恩的、创造天地的、威严尊贵的主啊!永活自立的主啊!我只祈求你!’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他以最大尊名祈求真主,有祈必应,有求必应。’”

这就是为何先知(愿主福安之)祈祷时常说:“他是永生的,他是维持万物的。”

先知曾说:“主啊!我企盼你的慈悯;求你不要抛弃我,哪怕一瞬间;求你改善我的一切,除你之外,绝无受崇拜的主。”   

这则祈祷辞包含了对真主的祈求,因为一切恩典都来自他,也包括对真主的托靠,祈求真主引领仆人的事业走向成功;还祈求真主不要让仆人只依靠自己的力量,最后提到了真主的独一性,这些都对消除内心的忧虑有一定帮助。在类似的情况下先知还说过:“真主是我的养主,我不以任何物配主。”

在伊本·麦斯欧德传述的圣训中,先知说:“主啊!我是你的仆人,是你的男仆女婢的儿子……”

这则圣训表明,除《古兰经》外,没有哪一本书能够解释来自真主的知识以及人与真主间的主仆关系,它也表明任何人及其父母都是真主的仆人,每个仆人的命运都由真主掌握,真主将凭自己的意愿来对待他的仆人。若非真主意欲,仆人不能带来任何利益或危害,也无法随意规定死亡或复生。一旦仆人的命运落人他人手中,仆人将一无所有,相反,他会成为受人操控的囚犯,因为所有权力归于其主人。

先知(愿主福安之)还曾说:“主啊!你的决策必将来临,你的判决定是公正的。”

该圣训中包含认主独一中两个重要方面。首先,圣训中强调了前定以及真主的安排必然会到达仆人,届时仆人是无力逃脱或防范的。

真主对任何仆人的定然都是公正且仁慈的。因为不公正是一种缺陷,是私欲、无知或滥用职权的体现,这绝不会是真主的行为,因为真主对万物是全知的,他对任何人、任何事无所需求,相反,任何事、任何人都需要仰仗他。他对万事判决最为公正。来自真主的决定永远充满着智慧和完美,正如一切全凭他的力量及意欲一样。真主的智慧是包罗万象的,因此先知胡德(愿主赐他平安)的民众想用偶像吓唬他时,他说:“我求真主作证,你们也当作证,我是和你们所举伴的无关的。你们全体来算计我吧!不必宽限我。我已经托靠了真主一一我的主和你们的主。没有一种动物的命脉不归他掌管。我的养主确在正道上。”(《古兰经》11:54-56)

这节经文表明,尽管真主掌握着仆人的命运,并能任意处置他们,但真主是处于正道上的,意味着他对仆人们作出的判决永远都是明智、公正、善意且充满慈悯的。使者说:“你对我的安排必将到来。”

就如真主在《古兰经》中所说:“你们全体来算计我吧!不必宽限我。”(《古兰经》11:55)

使者说:“你的决策是公正的。

就正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没有一种动物的命脉不归他掌管。”(《古兰经》11:56)

同样,使者说:“你的判决是公正的。”

这就如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我的主确是在正路上的。”

于是,使者呼唤着真主的尊名并向其祈求佑助。这些尊名中有为我们所知晓的,也有那些不为人知的尊名。有些除了真主外,连天使或先知都不曾知道。这种祷辞是最为优美、最亲近真主的,对于那些不断追求、渴望的人也极为有益。

先知(愿主福安之)祈求真主在其心中注入《古兰经》,就如同为飞禽走兽赐予泉水一般;先知也请求真主通过《古兰经》来治愈悲伤和痛苦,就如能消除病痛的药物,能使身体恢复青春与健康;他还祈求真主通过《古兰经》来祛除心中的腐朽及污秽。当病人心怀挚诚时,这种方法必定能消除病症,恢复病人健康活力的本来面貌。

先知尤努斯的祷辞中包含了对认主独一的强调及对全美真主的赞颂,也包括了仆人对自身的不义以及所犯罪行的承认。这使得该祷辞能更有效地消除内心的悲伤及痛苦,同时还能帮助仆人亲近真主,从而获得自己不断追寻的东西。认主独一及赞主包括承认真主的各种完美属性,同时否认真主存在任何不足。当一个人承认了自身的不义,就表明了仆人的信仰及对奖惩的信念,这也能使仆人变得谦逊,并向真主忏悔、祈求他原谅仆人的种种错误,以示自己臣服、归顺于真主。该祷辞中蕴含四个层面的内涵:认主独一、赞主、承认主仆关系及承认自身过错。

艾布·乌玛传述的圣训中说:“真主啊,我求你保佑,免遭忧愁和烦恼。”

这则圣训共包括了向真主寻求八个方面的庇佑,共分为四对:忧愁与烦恼,懦弱与懒惰,贪婪与吝啬,欺压与债务。当一件不受人喜欢的事到人的心中后,要么当下就产生忧虑,给人带来悲伤痛苦;要么使人为将要带来的忧虑而踌躇,从而影响到仆人的重要利益。

当一个人不能获得最重要收益时,是因为此人不能或不愿获得这些利益。当一人无法为他人或自身带来利益时,这是由于他要么是一个胆小鬼,要么就是一个吝啬鬼,不愿花费自己的一分一毫。当一个人受他人操控,很可能是因为此人身负债务或受其他不义之人摆布。该圣训包含了向真主寻求庇护而远离各种邪恶。

寻求饶恕对消除悲伤、痛苦、忧虑及压抑有着巨大的影响,各民族中的智者都对此表示认同。这是因为罪恶及过错会给心灵带来悲伤、痛苦、恐惧、担忧、忧虑或其他方面的心理不适,慢慢地,做惯坏事的人就会受到上述问题的困扰,这时,他们就将持续犯错,妄图以此驱散心中的压抑及孤独。由于这些罪恶及过错来自于心灵,所以唯一的治疗方法即是向真主忏悔并寻求其宽恕。

礼拜对于慰藉心灵也十分有效,因为其能强化心灵,并为内心带来喜悦。礼拜是将人的内心、灵魂和真主联系起来的纽带,能使人亲近真主,常记真主,因与真主对话而感到幸福。站在主的面前,用整个身体及全身力量来实践这种主仆关系,并给身体各器官赋予实践这种主仆关系的权力,从而使心灵忘却被造物,忘却对世事的处理或诉说,心灵及躯体只关注造物主。在礼拜中可免受恶魔的干扰,这就是为何礼拜是健康心灵最好的良药及营养之一。而病人膏肓的心灵,就如病危的身体一般,不宜食用普通的食物。

礼拜是获取今世和后世美好生活的最佳途径,因为其能抵御今后两世中的伤害,防止人们进行犯罪,它还能治疗身心疾病,从而为脸庞和心灵带来光亮,为肢体和灵魂带来能量。它也能带来给养、消除不义、帮助受压迫之人、驱散内心的私欲,并能减轻灾害、避免痛苦、带来恩典、维持幸福,预防人体器官所遭受的疾病。

伊本·马哲在其圣训集中传述,艾布·胡莱赖(愿主喜悦之)说:“真主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看见我由于胃痛躺着,于是他对我说:‘艾布·胡莱赖呀,你胃痛吗?’我说:‘真主的使者呀,是的。’他说:‘你起来礼拜吧,礼拜确实能治疗疾病。’”

也有传述说这些话不是先知说的,而是艾布·胡莱赖对穆佳希德说的。

那些伪善的医生并不能心悦臣服地接受这些事实。我们和他们讨论医学学术,我们对他们说礼拜是对身体和灵魂的锻炼,因为它包含了不同的动作和肢体活动,比如站立、鞠躬、叩头、打坐,在这些动作之间进行转换需要动用身体的大部分关节。同样,大多数的身体器官在礼拜中也能得到锻炼,如胃、肠以及身体的其他消化器官。谁还能否认这些动作对身体的锻炼作用呢?尤其当礼拜增强和抚慰灵魂之时,身体就会更加强健,病痛就会褪去。

那些伪善者拒绝承认使者们带来的真理,无神论者已无药可医,只能把他们留给火狱!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我曾以发焰的烈火警告你们。只有最不幸的人才进入它。他不信真理并背离它。”(《古兰经》92:14-16)

奋斗对消除悲伤和忧愁也有很大作用,当心中的邪恶最终占了上风,具有了明显的优势后,其所带来的忧伤、压抑、恐惧和悲痛就会加剧。但是当灵魂为真主而进行奋斗时,真主就会将这些悲伤和忧虑转化为幸福和力量。真主说:“跟他们战斗吧!真主将用你们的手惩罚他们,凌辱他们,并使你们战胜他们,还将抚慰有正信群体的心灵。他将消除他们心中的愤怒。”(《古兰经》9:14-15)

没有什么行为能比奋斗更能祛除内心的忧虑、悲伤和痛苦了。

 “万物非主,唯有真主”这句话则能消除压力。因为这句话包含着承认一切事物、力量和权利唯属真主。这也包含对真主的完全服从、不否认真主拥有至高的地位和权利,承认世界上的任何改变都来自于真主。在这点上,没有任何言语能取代这句话。

据说,如果没有“无计无力,只凭真主”这句话,任何天使都不能从天堂中降下或升人天堂中,总之,这句话对于驱逐魔鬼有着极其巨大的作用。

-----------------------------------

①  编者按:在阿语中,Ruh指灵魂,而Nafs指自身。有时人们对这两个词的理解会产生混淆。大多数人认为,灵魂在被创造时都是纯洁无瑕,随后由于周围生活环境的不同,灵魂受到一定影响,并在审判日会接受相应的裁决。另一方面,  自身一般被认为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兽性,它需经伊斯兰教法进行训练或制约。撒旦,即恶魔引诱人并教唆其犯罪,这样会对灵魂产生负面影响,我们也应付相应责任。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