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头巾随想

字号+作者:馬騳騳&怡静 来源:读一斋 2016-02-15 14:04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我戴头巾快五年了,来去自如,从未有过什么外界压力,如果说有别扭了,我可以肯定的说是自己的问题。讲几个故事与大家分享:第一个故事:大一暑假那年第一次回国,挣'...

我戴头巾快五年了,来去自如,从未有过什么外界压力,如果说有别扭了,我可以肯定的说是自己的问题。讲几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第一个故事:大一暑假那年第一次回国,挣扎了很久最后在安检之前,我自己摘了头巾,与其说我担心外国安检人员找麻烦不如说我跟自己的私欲妥协了。

第二个故事:2013年夏天在帝都工作,一次在公交车上,我挨着一位老阿姨的座位站着。我注意到她看了我很久,于是忍不住无奈的笑了一下。阿姨就此打开话匣子:问我头巾哪买的啊?怎么围的啊?看我不解她指着头顶稀松的白发解释说:姑娘,你看我上岁数了,头发掉的特难看,我就看你这样戴着好看,又遮丑又防晒,你教教我行吗?

这次对话让我感触很深。以往我总是自私的一厢情愿的认为,别人盯着我的头巾看就是歧视和偏见。其实我才小心眼儿呢。喜欢什么风格、怎么穿戴完全就是自己的事儿。

第三个故事:去年的夏天,我有些过敏的症状去医院检查,几位医生对我的套头简便盖头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们说这个叫“盖头”的发明简直太棒了,应该大力推广的。

第四个故事:前些日子在北疆的一个城市的旅游,商场和宾馆入口的安检人员分别要求我摘掉头巾里面的打底帽和摘下头巾。(这里科普一下,啥是打底帽呢?种类颜色很多,主要功能是归拢额头鬓角的碎发,防止纱巾滑落。)我这小暴脾气能忍?商场可以不进,掉头走吧。但是宾馆连门都不能进的话,我要露宿街头了吗?我只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可以裸露,却不能多披一块布呢?

第五个故事:前不久顺利的换发了新的护照,我的证件照片是戴头巾的。照相的时候工作人员也说摘掉头巾,我有备而来,给她看了旧护照上的几个头巾照片的签证,并且提到了出于宗教原因允许戴头巾照片的相关法规。于是一切顺利进行。

(附上出入境证件相片照相指引网址,感兴趣的小伙伴请自行前去围观 http://www.mps.gov.cn/n16/n84147/n84211/n84379/3386319.html)

这些日子以来我陆续收到一些姑娘的留言,关于头巾,关于工作,关于生活。看到别人的故事我心里五味杂陈。这张顿亚的试卷并不简单。

如果,我是说如果,想想这样的情景:没有这块布的一生结束了,第一次接触它,可能是在我的殡礼前,由别人替我戴上。 不禁感慨:我本可以在余生的任何一天早上起来照着镜子,像化妆的姑娘那样认真的给自己戴起头巾,装扮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我们纠结的,不应该是头巾让我们损失了什么。工作也好、感情也罢,连一块布都容不下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呢?

舍与得之间不仅仅是一个选择,也是一个考验。不如问问自己的心,好好跟自己谈一谈:顿亚这张试卷怎么答才会少一些遗憾?

熊熊有话说(对,我是熊熊马琳是兔兔,至于为什么今后再讲吧):

在家宅了一天,看到兔兔这篇文章突然想起自己也欠好多位小伙伴关于头巾问题的二三事,今儿就一并还上吧。

我是大一结束那个斋月开始戴头巾,今年是三年多点,看到数字有点惊讶,因为自己已经觉得相伴好久了不止这三根指头。很多姑娘们问我关于戴头巾工作的事儿,我实在也是难解,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个是非题,放及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万千的故事,所以今天我不说对错,只讲故事。因为最终的判决者,唯有安拉。

当当当当:实习篇

大三快结束时开始实习,在某省某出版社,跟几位同学同去,本以为是老师介绍去的直接工作就好了,不想还有个面试。面试官是主任,一进去便对我注目几分,我也习惯。那是个雨后的下午,弥漫烟草味儿的小屋子让我闷热急躁,轮到我时自然先问装扮问题,问完之后对我的普通话程度表示意外(此处应有共鸣),而后便谈了谈面试的问题,完事之后他表示想的不错以后可以再聊聊。实习面试相对宽松很多,后来工作中,虽是实习生但还是感受到了点职场“黑暗”,上司是男士所以总喜欢找办公室小姑娘们逗逗乐儿,不知用“调戏”这词儿合不合适,总之是让我反感。后来的四个多月实习生涯中,其实自己很感念,多次觉得是头巾保护了我,头巾长衣与庄重神情让我远离了许多纷扰。

当当:正式找工作面试篇

大四时来到上海找工作,此段就不如实习那么轻松过关了。

自己在开始面试前给自己打了很多预防针,但面对时还是难免的失落受挫。

有次面试时,那位面试官跟我确认,

“头上那个真的不能取掉?”

“(微笑)是的”

“你面试的职位虽然是文字性工作,但还是需要出席一些场合,现场去布置一些展览什么的,恐怕会让参会者们感到惊讶或不适,因为这种装扮在我们这里真的非常少见。”

(微笑表示理解,然后大砖来了嘤嘤嘤。。)

“容我直言,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在工作时取掉这个头巾。说实话,不是我歧视你或是什么,你这个情况在上海恐怕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的。”

几个回合失败之后其实测算心理阴影面积还是蛮大,尤其是这种“容我直言”。

后来,我现在工作这家面试。坐在暖洋洋沙发上笑眯眯的现上司。

省略几百字。

“你的这个头巾在办公室在头巾也不能取掉的呀?”

“小姑娘多好看,不戴这个多好呀。”

“我也认识很多回族朋友的,从来没见过你这个装扮的呀。我家以前就在回民学校旁边也从来没见过噢。”

“那以后需要你去开会啊,见作者啊,你戴着这个好像有点...”

我表示我觉得自己戴头巾并不会影响工作,跟大家解释一下都会明白的。并且头巾于我而言如衣服,是不能摘掉的。

并且也表示理解人家的担忧,我们双向选择,如果不可以接受我也理解。

记得那天是11月底,入冬了,上海风很大天气很阴沉,路上全是梧桐叶子,一片萧瑟景象。我出来后心情有点低落,一斋打电话安慰鼓励了一下我。我又打起精神奔赴了一个面试。

下午时候,接到人事的电话,说让我周一带证件过去报道。感赞主,最低落的时候给了我容易。

当当当当:工作后

工作以后,身边的同事们还是蛮尊重理解我的,并且全公司同事包括老板都因特殊装扮迅速记住了这个戴头巾穿裙子的回族姑娘。

也许是安拉的考验,也许也是恩典,好几次公司要外出去其他地方送文件都让我去。

拥挤的地铁中别人看到我会下意识把包往身前拿拿,其他公司的前台小姐打量我的装扮可能会对我态度不好礼节不周,斋月里外出办事出租车司机会对你凶巴巴不给开空调,balabalabala。这些都是考验,我想若用耐心吻合去处之,你会从中得到恩典。

戴头巾面试成功才是开始,如何在过程之中将平安与美好传递给身边的人,如何去化解许多的犯难去远离一些非法不好的事情,可能是更加艰难的事情了。班里同学们可能有很多进了更加知名的网络、广告公司,有更高的收入接触更多很牛的人。

但我想说的是,也许目前允许你戴着头巾去做的这件工作会有很多的不完满不如意,你在考量为了头巾所做的牺牲值不值得。但要坚信,你选择了安拉喜悦的方式,必将从中收获恩典。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