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

西安穆斯林女博士在硅谷

字号+作者: 来源: 2014-12-10 17:00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2000年11月,  当马越博士告别西安亲人登上飞机航班时,心里忐忑不安。因为...'...

 

2000年11月,  当马越博士告别西安亲人登上飞机航班时,心里忐忑不安。因为此行目的地——美国硅谷,是当代科技竞争的顶级平台,是全球IT行业群星荟萃之地,多少专业英才无法进入,  自己真的能在那里站住脚吗?

飞向硅谷

马越是土生土长西安穆斯林女子。小学、初中、高中没有离开过家门,本科、硕士、博士没有走出过西安。从黄河厂子校,到西安交大附中,再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家门附近的三个学校里,让她苦读了二十年。

马越在校时英语学得好,  曾代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参加西安地区首届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平时坊上外宾络绎不绝,她爱听那些南腔北调的英语发音,想不到后来为她在海外生存发展带来很大便利。

马越读硕和读博期间,参加过三个科研项目,都获得了国家级奖励。长辈们常对她说三句话:托靠主,认定然,念知感。这是很深刻的人生教育,使她从不敢骄傲自大。

拿到博士文凭后马越经同学介绍到深圳一家美国公司打工。她的上司和周围同事都是博士,每天仍然面对着电脑屏幕和那些数字公式,所以环境气氛比较熟悉。这使第一次出远门的她克服了心理障碍,逐渐适应下来。

互联网时代万里之遥如同隔墙。美国公司高层很快注意到了中国深圳分公司这位新人的不俗实力,数月过后,决定调她到硅谷总部搞研发。这样的调动还无先例,马越和同事们都觉得很突然。由于签证顺利超乎预料,马越来不及细想就踏上了国际航班。一直到了圣·弗

兰西斯科机场降落,她的心理感觉仍然像时差一样,没有调整过来!

大风大浪

硅谷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暗潮汹涌。最拔尖的人才到这里都不能不变成工作狂。有些人连续多日加班,后来仍然消失,新的身影继续在那儿熬夜。由于竞争淘汰激烈,人事更换频繁,马越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马越仍是在校生那种模样,清秀的面容带着校园的宁静与单纯,普通同事竟弄不清她是干啥的。没过多久,马越就脱颖而出。一年多后,她进入了总部的核心技术研发圈。

但一个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公司这支优秀团队在硅谷充满杀机的“丛林世界”里,遭到了全军覆没的命运!这是马越事先绝对没有想到的。出国之前马越对吃苦、拼搏、竞争有心理准备,就是没有想到公司会倒闭!资本主义弱肉强食和自由市场经济大鱼吃小鱼的残酷过程,恰恰让她碰上了。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职场地震”,公司里到处弥漫着恐惧和绝望的气氛。全体员工面临失业,繁忙的总部大楼失去生机,显得冷冷清清、空空荡荡,一片萧瑟和悲凉。

幸亏是有例外的。

大公司不仅要“咬死”小公司,还要“吃掉”它的核心骨干人才。科技企业兼并说到底是人才重组,大公司“攻城拔寨”的最终目标其实就是掠取高端人才。各种数据摆放在胜利者的桌案上,经过反复甄别,精心挑拣,优中择优,最终确定了4名人选,而马越的名字恰恰就在这个珍贵无比的“接收名单”上!

经过这次大风大浪,公司遭遇灭顶之灾而马越绝处逢生。她被“大地震”的强大气浪凌空抛起,升到了一个更高科技竞争平台。从此一步跨入了硅谷著名的PixeIWork_s公司。 PixeIWorks是美国顶级的视频芯片制造公司,是国际公认的科技领先方阵,它的根基扎牢在欧美发达市场,进入这种跨国公司总部本身就是一种很大的成功!

这是一次身不由己的飞跃。

走向成功

大公司内部竞争更加激烈,但马越开始逐渐适应,变得成熟起来。她见惯了冰冷人事变动,学会了低头做事,不闻不问。

当研发部只剩下自己一个“元老”时,马越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了安全感。

后来公司明确规定由马越牵头承担核心研发业务,她心里才真正踏实下来,就把女儿和丈夫先后接到美国。这时,PixeIWorks公司决定让马越领导和管理研发部,提拔她为研发部主任!这当然是可喜可贺大好事,但现实的难点是,马越从小没当过一天班干部小组长,从家庭到学校再到职场一直都是“被管理”者,现在突然转换角色进入管理层,变成选拔和管理人才的人,领导几十位优中选优来的同事,她有这种金刚钻,能揽这种瓷器活吗?她是不是具备企业家的素质和潜力呢?

 PixeIWorks高层清楚马越的“底细”,在提拔的同时安排她去斯坦福大学参加企业管理高级研修班。费用由公司承担,允许她移交工作去进修。硅谷很少有所谓“脱产培训”,高价的脱产培训几乎闻所未闻。但马越激动了一阵就冷静下来。她对企业管理实在心里没谱,真害怕学剑不成,一脚踏空,失去自己的技术优势和竞争退路。思来想去,在征得公司同意后,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开始了赴美最难熬的日子。斯坦福的进修必须百分之百努力,而公司业务绝不能有一丝一毫松懈,两个百分之百叠加在一起,是一次真正的“极限挑战”,但这为马越赢得更大声誉。当马越把优秀成绩单拿回公司时,研发部在她拼搏精神激励带动下也有了新起色。后来马越领着这支朝气蓬勃的团队连连告捷,还组建一支海外新军,业务拓展迅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与潜力。

现在马越已成为PixeIWorks“资深研发总监”,这个职级,  离公司副总裁位置仅剩一步之遥。

与此同时,硅谷一些“猎头公司”以敏锐嗅觉闻风而至,积极与马越接触,不仅超出专业,而且跨越行业,  已完全把她当成企业家来看了。中国陕西回族女儿阿依莎——马越,经过十多年艰苦努力,终于在“湾区”  (以硅谷为核心的美国西部高新区)牢牢站稳了脚跟!   

目前马越关心女儿的教育问题。美国是个移民社会,多元文化的碰撞常使新来孩子迷失自我。有句流行语说:  “舍不得孩子移不了民”,虽是调侃却包含深切教训。邻居一位犹太老人也善意提醒马越: “美国社会色彩斑斓,一定要为孩子涂上心理底色,否则孩子一辈子都感觉不到幸福!”

技术移民是以成熟心智来美定居的,与黑人几百年后寻“根”不同的是,他们从来不曾淡化“根”的记忆。马越经常“梦回长安”,现在她要用记忆的长线帮女儿织“长安梦”。中国——西安——回坊,这是马越自己成长的背景,也是她要为女儿浓重熏染的文化心理底色!

心灵史略

马越的巴巴(爷爷)是西安南城清真寺马传真阿訇。马传真秉承了先贤胡登洲经堂教育的思想,不仅重视宗教经典研修而且强调文化知识学习,  以此作为治学的方针和教育后代的家训。

马越生于七十年代,  她知道巴巴是安康东关南正街人,从小跟韩阿訇到西安,30岁在南城开学,尔林深厚,名重一时,坊民们三次为他立匾。后来患病,清涕昼夜长流不止,  巴巴就用毛巾扎住鼻子,继续熬夜看经。由于积劳成疾,终年仅45岁!娜娜是西安老户,亲戚遍及西羊市、化觉巷、大皮院、广济街、学习巷、洒金桥,更不用说南城坊。巴巴归真后,娜娜历尽艰难支撑家庭并传承家风,辛辛苦苦拉扯孩子们成长。因此“娜娜过去咋样咋样”成了马越最耳熟能详的家训。

在马越兄妹上学时,父亲讲起娜娜的事常常到深夜。马越感到娜娜离自己很近,一直想把娜娜对自己的影响梳理出来。尤其是到了硅谷,思乡之情越来越深,这念头越来越强烈。可惜多年来她总是忙,没有系统思索整理的时间。在斯坦福大学参加研修培训的时候,机会

终于来了,那是一次一举多得的最佳机会!

高研班的演讲训练有一道必选题,要求每个学员举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并且阐述理由。这个题目似乎有比较趋同的模式,学员们举出的都是历史伟人和当代名人。只有马越说,对她影响最大的人是她的奶奶——一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这很出人意料,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但是美国高等院校颇鼓励“与众不同”、  “另辟蹊径”、  “标新立异”。所以这个选题注定了马越胜出。导师仔细审读了马越的演说提纲,感到内容丰富,逻辑清晰,  富有理论张力和说服力,就安排她作公开演讲。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待遇,只有内容独到、思考成熟、见解精准的讲题,才安排公开讲演,  以展示高研班的成果、扩大高研班的影响。

演讲那天听众座无虚席,许多陌生面孔连导师也没见过。显然PixeIWorks公司的研发总监、来自中国的女博士的演讲预告,引起许多人的好奇与兴趣。这既是对演讲者的考验,也是对高研班的检阅,所以导师应该也不轻松,但看着从容自信,还不时微笑耸肩以安稳马越情绪。

马越遵照导师意见对演讲稿作了反复修改调整,又通过越洋电话核实了一些细节,站在台上反而不紧张了。她想起万里之外的亲人亲情,回味自己孤身在美的挣扎与奋斗,百感交集,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真诚和自然是演讲成功的前提。这一点马越真正做到了。

演讲摘要

在我的科技生涯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一位不懂科技的人。这是我的祖母,我们称作“na-na”  。

我出生时,我的娜娜已经去世。但我是听着她的事迹长大的,我熟知她的苦难、顽强和教导。娜娜陪伴我穿越人生困境,是我的精神导师。

娜娜没文化。她在新中国才有自己的名字——马俊芳,但是她老人家始终不会写出这三个字。

娜娜对我的影响当然不是在文化上与专业上。娜娜对我的影响,是在精神上、心理上、性格上、气质上、人格上,一句话,是在非智力因素  (Non intelligence factors)方面。

我把娜娜的优秀品质归纳以下三点,与各位分享:

第一,  包容。这既是做人的良好素养,也是一种优秀管理品格。我的爷爷是一个穆斯林社区的宗教领袖,娜娜因此被称为“师娘”一一这个词由导师与母亲组成,表示信仰与母爱的集合。这里我要讲一个故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日本军队入侵我们国家,到处疯狂烧杀抢掠造成亿万战争难民。难民潮从东部沦陷区向西部大后方涌动,有一部分涌入了我的故乡西安,其中就有不少穆斯林。当时西安很封闭,从没见过这么多“离乡人”,我的爷爷奶奶尽力欢迎“离乡人”来到自己教区,以至外来教民的人数迅速与老教民持平。外来教民一半是女眷,娜娜在这一半教胞中起到了无可替代的核心协调作用。她尊重陌生乡俗,费力辨听各种难懂的方言。她用信仰开导破产者们,用母性的温柔安慰离乡的泪水。外来教民遇到丧葬大事就在我们家由娜娜亲自动手筹办料理后事。不大的教区俨然成了一个放大的家庭。我可以自豪地告诉大家,后来西安一些著名品牌餐饮企业就是我们教区的新来教民创立的,比如清雅斋、白云章等等。西安第一位洋行代理人、西安穆斯林第一位汽车货运业主,也在我们教区。中国著名学者金家祯教授这个时期迁居西安,执教于西北大学,每个星期及宗教节日都不辞路远到我们教区参加聚礼,为教民带来许多新文化信息。抗战时期各省穆斯林教胞在西安和谐相处,而我们教区成为典范!  包容体现着爱的心胸,这种心胸不是来自书本,而是来自信仰与良知。普通人的兼容能力决定生存能力而管理者的兼容能力决定着团队的凝聚力。

第二,  坚强。娜娜的坚强意志,是在爷爷去世后表现出来的。我的爷爷在内战后期因病离开人世。他把一生献给宗教而没有个人财富积累,留给娜娜的是一个贫穷的家和六个未成年的孩子。爷爷的突然离世导致了家庭经济崩溃。全家被悲痛击倒、被恐惧淹没,而灾难仍在袭来。仅仅三个月后,娜娜最心爱的也是最小的儿子因病无钱医治,不幸夭折,又过了两个月,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在忧愁、焦虑和劳累中撒手人襄。半年时间内接二连三失去至爱亲人,彻底失去生活依托,我不知道一个女性在一生之中还会有多少无法承受之重!我无法想象娜娜不到一米六的身材怎样面对每一个沉重的黎明。当时,我的国家被饥饿、贫穷、灾荒和战乱笼罩,就像今天的索马里或埃塞俄比亚。那是一段没有希望的岁月。有人劝娜娜把孩子们送人,也有人劝娜娜改嫁,但我的娜娜选择了守望。她要用生命和爱心撑起我们的家。幸亏她的兄弟们以及新老教民们尽力相帮,这种雪中送炭的帮助我们永不忘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恢复和政府救济及民族政策实施,娜娜带着我们全家,终于走出了绝望的低谷。娜娜的坚守奠基了我们家后来的发展,而她自己背负了太多人生苦难,我对她渐渐远去的历史背影一直怀着深深的敬意!各位,女性不是软弱的代名词,信仰和爱心使人无比坚强。娜娜是我永远的楷模,她永远在激励我成为生活的强者!

第三,恒心。娜娜虽然没文化但有理想和追求。最值得称道的是她在家庭教育中的恒心与执行力。举一个例子。中国的穆斯林有一个传统,叫做“经书并举”,意思是有宗教信仰的人应该重视文化知识学习。我的爷爷发展了这个传统,强调新学堂新知识的学习。由于爷爷英年早逝,他的原则就由娜娜在我们家执行。我的父亲告诉我一件小事:他年幼时爷爷去世,家里陷入绝境,但是娜娜有一次对他说:  “你以后要去出洋留学。没钱不要紧,可以‘勤工俭学’!”这至今令我感动和追思。“勤工俭学”是上世纪初期即著名的五四时期北京天津等城市的新说法,流传于东部地区。娜娜从教胞中听到这新鲜信息,不仅听懂了记住了,而且变成对子女的期盼教导。她在逆境中鼓励孩子出洋留学实际是激发孩子坚定的求学进取精神。我的父亲后来担任国际经贸方面的领导工作,他的国际视野是娜娜启蒙的。在爷爷榜样熏陶和娜娜精心呵护下,我们家一代一代都有浓厚学习气氛。比如,我的大伯马良骥,从小苦读经典并努力学文,在宗教事业上成绩卓著,曾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从1957年埃及收回苏伊士运河邀他在百万人庆典集会上诵读《古兰经》以来的半个多世纪里,他越来越有国际影响力。我的三叔则学习并从事经济会计专业,后来成为一个大型国有上市公司的高管。我的四叔研究中国哲学,是享受中国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教授,担任学术领导职务。我的一位在西北大学工作的兄长,用四年时间以典雅刚劲的中国书法抄写了全部的中译《古兰经》,被镌刻于昂贵木板镶嵌于清真寺大殿。我的三位兄长在中央机关和地方政府担负领导工作,对学习锲而不舍。我的妹妹在北京创立的广告公司已经拥有先进制作能力,在3D技术领域完全达到领先水准。我的侄辈和外甥们,也在茁壮成长……娜娜不懂全球化,但她坚持有宗教信仰的人应该学习新文化,顺应了这进程。我今天站在世界顶级大学——斯坦福大学发表演讲,我的娜娜会感到无比欣慰。她老人家的灵魂会从天堂微笑地看着我。我此刻想说的是,娜娜,我所有的话也是说给您听的……

马越泪水悄然涌上眼眶,她怕自己情绪失控就匆匆说了“谢谢大家”结束讲演。

听众席一片静寂,突然爆发热烈的掌声。在散场出门时马越听到人群中有人模仿“娜娜”发音。那是她在导师支持下采用的西安回坊原声,很自然顺口,使娜娜一词从语流中“跳”出来,颇能给人留下印象。

马越感到中西文明沟通有时并不复杂。娜娜得到学友们的认可和尊重使她很受鼓舞,也使她在西方社会教育女儿有了底气。女儿升中学后闯进全加利福尼亚州中学生征文前5名。马越希望女儿知晓南城旧事,  续写回坊的历史,在新的环境绽放新葩。

永不忘本

马越的丈夫马超,祖居西安西羊市,是回坊“天锡楼”家族后裔。马超从西安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参加工作,结婚以后努力钻研计算机专业,现在也已在美正式落户。他们在硅谷一个高档社区购买了住宅,为孩子健康成长及融入主流社会铺平道路。一家三口仍然保留坊上的生活习惯,女儿回家说汉语,是坊上语音语调,让人十分舒服。

马越赴美前到化觉巷清真大寺请伯父马良骥阿訇念“起发”。大伯对她的要求是:牢记根本,不忘传统。根本是伊斯俩目教门,她绝对牢记!那传统是什么呢?马越认为,是娜娜精神!娜娜精神实质是陕西穆斯林、中国穆斯林的传统精神。老娜娜们是回坊文化的重要守护者和传承者。记住娜娜就记住了传统。马越期盼娜娜精神在女儿这个小“美籍华人”身上重放异彩。

(作者系中央电视台编辑)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