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

北大考古研究生“访古记”之永恒的巴比伦

字号+作者:刘拓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2015-12-22 16:07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笔者伊拉克行程图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上一篇文章(北大考古研究生“访古记”之伊拉克卡尔巴拉)中没有说清的行程问题。实际行程由自2015年7月5日'...

01.jpg

笔者伊拉克行程图

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上一篇文章(北大考古研究生“访古记”之伊拉克卡尔巴拉)中没有说清的行程问题。实际行程由自2015年7月5日在巴格达开始,向南参观泰西封、巴比伦、基什、波尔西帕、尼普尔、乌尔、乌鲁克等前伊斯兰城市遗址,倭马亚王朝的Wasit城遗址和阿拔斯王朝的Ukhaidir宫,纳杰夫、卡尔巴拉两个什叶派圣城,巴士拉老城。在巴格达参观老城区、国家博物馆、卡济米耶什叶派圣墓。

之后在7月13日向北前往萨迈拉,在此地被什叶派政府军抓获。原计划在7月14日至17日,从巴格达前往基尔库克和库尔德地区三省(苏雷曼尼亚、埃尔比勒、杜胡克),继续探访一些古建筑和古遗址,并从杜胡克以西伊拉克和土耳其的边境进入土耳其。在行程地图中,红线表示汽车单线,绿线表示汽车往返,橙色线表示火车,蓝线表示飞机,虚线表示未完成的行程。

第二天上午,我在卡尔巴拉城里又稍微转了转,就准备离开这里前往巴比伦了。去巴比伦之前,先打车去了卡尔巴拉西面50公里一处非常重要的阿拔斯王朝要塞——Ukhaidir 宫。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钱币上印制的风景,知名度在国内应该很高。Ukhaidir 虽然中国人没几个知道,确是伊拉克最常用的1000第纳尔纸币上的图案。

Ukhaidir 过去是通往叙利亚的重要关卡,但目前几乎在一片荒漠里。它建于公元775年,为开国君主阿布·阿拔斯·萨法赫的侄子所设,几乎是目前唯一保存完好的阿拔斯王朝早期建筑。具体细节此处不多说,沿路风景倒有些意思。

去此地路上会经过伊拉克中部最大的湖泊——鲁扎宰湖,谁能想象,在干旱炎热的伊拉克中部,有着四五个几十公里宽的大湖呢?当时是我第一次白天坐车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旷野上奔驰,兴奋地不停拍摄窗外的景物——然而过了三天,基本就不拍了,因为伊拉克南部的景色太单一了。

两河平原之平,不到实地难以想象,从巴格达到巴士拉500多公里,海拔只下降了20余米,不论在郊外的什么地方远望,天际线都像尺子画得一样平;天与地的交合处,是疏落的椰枣树林的剪影——这可以看做伊拉克最具标志性的自然意象。伊拉克的早期城市形成的土丘遗址为什么能找到那么多——因为这样平的大地上,突然出现一个哪怕5米高的土包,10公里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02.jpg 

Ukhaidir宫外景

 03.jpg

Ukhaidir宫内部,图自网络,笔者所拍图片丢失

回到卡尔巴拉,出租车把我放到了长途车站。与我之前想象的不同,伊拉克南部的公共交通其实非常发达,这种发达主要由合拼出租车完成。进入任何一个汽车站,满眼望去都是黄色的出租车,司机们在车前叫喊着要去的地方,凑够四个人就能发车,因而等车一般无需很久,在城市间移动非常便捷。也正是这种便捷,让我慢慢忘记了伊拉克是个非正常国家,以致最后也是随意地坐合拼出租前往距离前线较近的萨迈拉,招致了后面的祸端。

 04.jpg

希拉的长途汽车站

坐上去希拉的车,下午的时间,准备都留给巴比伦。希拉在卡尔巴拉东部,不到一小时就可到达。我吸取了前日被检查点折磨的教训,远远看到检查点,就用头巾缠住脑袋,且倒下做睡着状——大部分的检查点只是扫视车内有没有可疑人员,看不到我是外国人,当然就畅行无阻啦。然而,每个城市的边缘,都会有一个强制下车查身份证的站点,这是逃不掉的。逃不逃得过这一关,完全看运气了。

巴比伦遗址在希拉城北五六公里,进去第一眼望见的,却是萨达姆在山顶修建的那座残破的行宫。正是下午三点最热的光景,我一个人在五十多度的骄阳下,四望寂然,只能听到热气从地面蒸腾的声音;然而伴随着这种恐怖萧条的,是景区精致的树木花草,宽阔整洁的柏油马路——正如40年前游人如织的时候那样,让人唏嘘不已。

05.jpg 

巴比伦遗址内部环境及萨达姆行宫

巴比伦可能是大多数国人对伊拉克古迹的唯一认知,但是巴比伦在两河文明中的地位及其与其他遗址的关系,则很少有人能梳理清楚。从地理上讲,两河文明的区域向南至波斯湾入海口,溯源则沿底格里斯河至尼尼微城一带,向西大约至叙利亚的埃布拉城。

在文化上,大体以今天的巴格达-萨迈拉一带分界,南部称为巴比伦尼亚,北部称为亚述——虽然现今的伊拉克是一个整体,但在当时,除阿卡德、古巴比伦、新亚述、新巴比伦等王朝统一了两区以外,其余王朝的势力,一般只能影响一个地区。巴比伦尼亚又以圣城尼普尔为界,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南部称为苏美尔,北部称为阿卡德,巴比伦城就位于北部的阿卡德地区。

苏美尔、阿卡德文明是两河地区前一千五百年的主要文化因素,活跃在巴比伦尼亚南部。古巴比伦文明作为阿摩利人带来的新鲜血液,让北面的阿卡德地区站上了两河地区未来一千年的中心舞台。

公元前2004年,苏美尔人的最后一个帝国乌尔第三王朝灭亡,乌尔北部的两个强邦伊辛和拉尔萨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这时,巴比伦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在遥远的北方养精蓄锐,传至著名的汉谟拉比王时,于公元前1763年,攻灭了如日中天的拉尔萨,统一巴比伦尼亚地区,之后北上攻灭埃什嫩那、马里、亚述,版图达到空前的规模。

然而如今来巴比伦遗址参观的人,是看不到古巴比伦遗迹的。汉谟拉比去世之后,古巴比伦城不再像之前那么伟大。公元前1595年,赫梯军队灭亡古巴比伦王朝,东来的加喜特人抢夺了胜利果实。

漫长而平庸的加喜特巴比伦,伴随着其后的分分合合,终于在公元前689年,被新亚述王辛那赫瑞布夷为平地。除此之外,由于现在巴比伦仍然位于幼发拉底河附近,地下水位过高,即使古巴比伦有残存的建筑,目前也难以发掘出来。所以古巴比伦的遗物上哪儿去看呢?前面提到的被巴比伦灭掉的拉尔萨、伊辛、马里等城邦,是现在古巴比伦资料最重要的来源。

现在看到的巴比伦,是在古巴比伦上废墟重新建立的。古巴比伦被亚述夷平之后,开始了缓慢的重建工作。其后,迦勒底人入主巴比伦,城邦实力逐渐增强,终于在公元前612年,联合米底军队攻陷亚述首都尼尼微,一雪70年前的耻辱。及至两河流域最后一位伟大君主尼布甲尼撒二世即位,对巴比伦城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建设,使这里成为了西亚乃至全世界同一时期最为伟大富庶的城市,这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巴比伦。

巴比伦城大体为长方形,跨幼发拉底河东西两岸,面积很大;内城东西大约有三公里,南北两公里,均有两层城墙构成;在河东内城之外,还有更大的一圈外城。

然而,现在可以看到地面遗迹的面积很小,主要集中在城市东城最北侧,包括南宫、北宫、伊什塔尔门等。南宫以南1公里,曾经是城里最高的塔庙建筑,被很多人认为是巴别塔的原型,然而现在只有一个方形的略高于地面的土台;南宫东侧1公里,有个希腊化时期的剧场遗址,后来被伊拉克政府翻修得很新,观赏价值也不大。因而巴比伦的观赏核心区只有500米见方,景区入口的位置,也就在这片区域的南侧不远。

06.jpg 

巴比伦遗址平面图,自网络

我沿着大路向北走去,很快就看见了尼布甲尼撒南宫那雄伟的复建城墙——这是萨达姆时期重建巴比伦城的一大“功绩”,却在客观上破坏了遗址;继续往前走,就看到了那一堆破砖烂墙的北宫,我内心难掩那翻滚的激动,迅速跑到了遗址上——这是巴比伦的泥砖墙!踏上两河文明的第一步,就从这堆泥砖开始!

 

巴比伦遗址北宫

巴比伦北宫泥砖墙

已是下午四点,太阳却还是不知疲倦地制造让人想着都会冒汗的高温,而我连出租车司机送我的两瓶水都喝完了。但此时我全然忘了生理上的不适,就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兴奋地在残墙间爬高上低,寻找合适的角度看清遗址结构。平坦的大地上,刮着似乎能把一切植物都吹烧着的滚烫的风,那风回旋在这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一人的泥砖遗址上,好像能让人听到2600年前的回响。

两河流域可能是全世界最缺乏石头的地区之一,在巴比伦尼亚三千年的文明史上,直到这最后的辉煌,也没奢侈到使用石头建造宫殿;所以泥砖是两河建筑给人最为深刻的印象。这种泥砖在现在的伊拉克乡间还有使用,取一块泥,铸成方形,太阳下晒干,就可以砌墙了,讲究一些也会烧制。

这种砖和中国常用的形状不太相同,大约从乌尔第三王朝以后,就定型为正方形,从较早的乌尔遗址到最晚的巴比伦,大部分都是这样。砖上常刻有楔形文字,通常包含了国王的名字,这在两河建筑的断代时非常有用,因为泥砖建筑较不牢固,重修是十分频繁的。

常常有人讨论两河文明和埃及谁更厉害的问题,不能不说,从建筑上讲,两河的观赏性比埃及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泥砖建筑的外立面花样非常单一,基本只能靠砖的叠落形成凸棱凹槽,砖雕的运用,实例也并不很多。然而例外总是有的,巴比伦的伊什塔尔门和其南北的巡游大道,就是泥砖建筑的空前绝后的精致杰作。

09.jpg 

巴比伦泥砖上刻的楔形文字

巴比伦用八个大神的名字命名了内城的八个城门,伊什塔尔神象征着爱与生育,以其名字命名的大门离宫殿位置最近,因而也是全城最重要的城门。从北宫遗址向东走,可以看到所谓世界上第一条柏油马路的巡游大道,大道上至今还残存着大量黑色的沥青,从大道向南走,一个凹在地面以下的雄伟泥砖建筑,就是伊什塔尔门了。

10.jpg 

巴比伦伊什塔尔门外的巡游大道

提到伊什塔尔门和巴比伦遗址,不能不追忆德国著名考古学家科尔德威。两河考古肇始于1842年法国人对亚述豪尔萨巴德遗址的发掘,经历了60年挖宝式的大跃进后,巴比伦可算是科学考古时代的开始。从1899年到1917年,德国人用20年的时间,让巴比伦从一个看不到什么地面遗迹的土丘变成如今的样子,其中在建筑上最震撼人心的发现,就是釉砖拼图而成的伊什塔尔门。

11.jpg 

德国博物馆中的釉砖伊什塔尔门,图自网络

现在在德国柏林的西亚博物馆,那个以蓝色为基色的装饰有一行行公牛和角龙浮雕图案的大门,就是从巴比伦遗址运到德国组装的伊什塔尔门上部——这是尼布甲尼撒二世统治后期,在原泥砖城门的基础上向上加垒而成的。

科尔德威除了收集了所有散落的釉砖,完成拼图,也将下部城门完全发掘了出来,至今留在原地,成为了巴比伦尼亚地区最为壮观的两河时期古迹。我沿着台阶缓步向下,走到那两堵布满浮雕的砖墙中间,西斜的太阳,将角龙和公牛的轮廓,勾勒得层次分明。仍然是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走在2600年前的地面上,走在2600年前的城门洞中,这是伊拉克最能让人有穿越感的地方了。

巴比伦的伊什塔尔门下部

巴比伦伊什塔尔门内的通道

伊什塔尔门的装饰图案细部

 

伊什塔尔门发掘初期的老照片

走出伊什塔尔门,路西就是被萨达姆重建的南宫。作为倡导世俗和民族主义的领导人,萨达姆对伊拉克深厚的文化遗产非常重视,这导致原先遍满残墙的南宫成为了崭新的假古迹。走入宫内,我实在不知道可看什么,只有不经意处的墙脚,有零星的老砖,却也在新砖的重压下碎裂变形。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巴比伦空中花园,通行的说法就是在南宫的东北角,去看了看也是毫无古意。

16.jpg 

从巴比伦北城墙看南宫

我觉得好像把重要的地面遗迹看差不多了,不经意拿出了25000第纳尔的纸币,赫然发现印在上面的巴比伦之狮!对很多人来讲,这可能是伊拉克最具象征性的一个古物了。

回到北宫找了找,发现狮子在巡游大道的西侧。这个狮子为什么珍贵呢?还是前面说的,在亚述地区,比这个精美一百倍的雕刻,布满整个宫殿的墙壁,但是巴比伦尼亚,这么巨大的石头,需要至少从四五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运来。它著名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发现比较早,18世纪就被当地村民掘出,因而在德国人到来时,这大约是地面上最为显眼的标志物了。

17.jpg 

巴比伦之狮

离开遗址之后,我又上山看了看萨达姆行宫。这座行宫高居山顶,不论是俯瞰底格里斯河还是巴比伦遗址,在这过分平坦的大地上,都是十分震撼的存在。本来以为行宫会戒备森严,谁知大门四敞,随意进出。

建筑内部嶙峋幽深,落满灰尘,每走一步,都传来极为空旷的回声。一切富丽堂皇的细节装饰和可以移动的物品都在2003年萨达姆倒台后被哄抢一空,然而仅仅是木质的吊顶和精美绝伦的屋顶画,足以让人感到昔日的奢华。我在这数千平米有着十几个巨大厅堂的建筑中穿行,一个抹角,突然看见一个拿着冲锋枪的士兵坐在那里,吓得我魂都没了。

士兵问了我是哪里人后,让我别动,飞快跑到里屋去翻东西,我害怕极了,觉得他会拿着一副手铐出来;然而他却拿出了一大杯漂着冰块的水,50度高温下两小时没喝水的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在这样的建筑内,我第一次问当地人,你觉得萨达姆怎么样?回答得很干脆,做出抹脖子的动作,然后拿起冲锋枪做突突状(意思是要把萨达姆杀掉)。

此后我在南部问什叶派这个问题,得到的基本都是这个答案。如果我后来没有进过监狱认识那么多逊尼派朋友,大约就会带着这个印象离开了,然而那些截然不同的答案不能不让人迷惑,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实——在伊拉克,可以找出很多个这样的问题,所有热情友善的外表下,一旦深思起这些,总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萨达姆行宫上的头像

行宫主厅内部

行宫俯瞰幼发拉底河

日已西斜,到了离开巴比伦的时候,我往大门口走去,没有了出租车,想去找景区工作人员帮忙叫车回希拉城。正在这时,一辆轿车从景区内开出,二话没说就把我拉上车,绕路送到了希拉汽车站。找了合拼出租车去迪瓦尼耶,准备明天去尼普尔了。

夜幕降临,心里暗喜又可以像昨天到卡尔巴拉那样蒙混过关了。谁知到了马上进城的地方,遇到了必须下车的检查站。士兵看了我的护照,脸上十分凝重,暗觉不妙。就这么在屋外僵持了一个小时。然而十分感人的是,司机和其他三个乘客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就那样静静地等待——在后面的行程中,我搞了很多次这样的事情,祸害了很多出租车司机。

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士兵让出租车先开走了。士兵都不会说英语,我不断解释自己的来意,然而一点用也没有,懊恼极了——然而我没有想到之后这样的懊恼会成为麻木。在伊拉克,每个人就好像风中飘零的叶子,无数种不可控的力量支配着你,个人的努力,没有任何作用——那种对命运的无力感,随着旅行的进行越发浓重,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我在监狱学的一句话——银沙安拉。

过了三个小时,事情终于向前发展,他们的上级领导过来了。看了看签证,很洒脱地就把我放走了:于是其他人只是没有决定权而已。士兵们一下子对我非常友好,让我在检查点吃了顿免费的饭,然后在路边拦车把我带进迪瓦尼耶。

已经是晚上11点了,身上的汗早已结成盐壳,我劳累地说不出话来,就想找个旅馆赶快休息。

然而迪瓦尼耶的旅馆可不如卡尔巴拉那么好找,出租车始终在城外徘徊,停了好几个看起来非常高档的酒店,一晚的价格都在100美元以上,实在远超我的心理价位。我心里知道,老城区一定有便宜的旅馆,不停地跟司机说去老城、去老城,然而司机始终听不懂,我急的几乎敲破了膝盖。司机大约觉得我的神智有些不对,一番折腾以后,竟然又把我送回了检查点。

这下子又加重了军队对我的猜忌,又审问了一个小时,终于知道我是要找便宜旅馆,于是又拦了一辆车。这个出租车依次停靠了和前一个一模一样的几个地方,我几乎就不能按捺自己的愤怒了。

车子开到了一个局促而繁华的地方,我觉得大约是老城区,狂喊停车。然后拖着我的行李箱,在满大街黑袍女白袍男的目光中,毅然冲进了一条看着顺眼的巷子——这里果然有个旅馆,只要人民币40元!然而我还没来得及看房,两个便衣警察就尾随进来,要跟我谈话。

依旧是从恐怖分子开始怀疑,又是一次从头开始的解释。我应付着警官的询问,晚上整整六个小时的拉锯战,让我彻底崩溃。已经半夜两点了,我在警官面前嚎啕大哭,我说我的护照是真的,我的签证是真的,我的来意是真的,我给他们翻看巴比伦的照片、卡尔巴拉的照片,看用来问路的景点图片,我知道现在来伊拉克并不正常、的确让人怀疑,但我并不知道,证明自己不是恐怖分子有这么困难,不知道到底需要什么才能证明我的身份。

两个警官看到我哭,言语也渐渐软了下来,最后竟紧紧抱着我,让我原谅他们的苦衷。后来我到了监狱,才真正理解了他们。极端分子可能伪装在任何一个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真实的护照、真实的签证,并不能说明此时此刻,这个人是正常人还是魔鬼——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一颗可能变成恐怖分子的心。在伊拉克越久,越觉得被这种负能量扼住喉咙。

 21.jpg

迪瓦尼耶的小旅馆

洗了个澡,屋里已经摆上了很多警察为了安慰我买的大面包。这个简陋的旅馆并没有空调,然而在35度也夜间气温中,竟然瞬间就睡着了。

1.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伊光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伊光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伊光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